新闻中心

互联网正在走下坡路吗?

2022-08-30 14:40:09
浏览次数:
返回列表

  是滴,这些都是毫无争议的事实,将这些事实放在一起看,中国互联网的确如北京最近的天气——寒气扑面而来。

  从主流赛道到小众赛道,大公司到小企业,从高管到基层,局中人似乎都一起变得煎熬、迷茫、内卷和无所适从。

  然而,如果由此我们就下定结论说互联网正在走下坡路了,那毫无疑问是错误的,我们再来看另外一些事实——

  但事实上,我们看到,2016年后整个行业在接下来的五年依然继续高歌猛进——抖音崛起、直播电商火热、拼多多横扫电商、贝壳冉冉升起、小米重回巅峰......

  是滴,这个行业,任何时候都有坏消息,然而,坏消息不是这个行业的全部,这个行业有着自己的内生增长模型。

  首先,必须明确的是,监管政策的目标很显然绝非为削弱本国科技竞争力,相反,在中美博弈的关键节点上,增强中国科技的整体竞争力是客观的博弈需求。

  这其实在某种意义上就就决定了监管力度的上限,其中必然有审慎和包容,监管要解决的是“人民内部矛盾”而并非“敌我矛盾”;

  其次,过去中国对于科技行业的监管在客观上并非太严格,反而是极为宽松,要知道,美国的反垄断法《谢尔曼反托拉斯法案》早在130年前的1890年就出台了,同时在其历史上标准石油、AT&T等公司是被硬生生分拆成多家公司是真实上演过的。

  而欧洲对谷歌82.5亿欧元、美国对Facebook50亿美元的罚款也比国内对阿里、美团的罚款要高得多,从这个意义看,今天中国互联网监管在力度上并没有超出常规的范围;

  监管对于激发行业活力、防止互联网阶层固化层面是有客观作用的,它让更多的中小公司能有机会参与到良性竞争中来,毕竟,“你的创业公司,要么姓马,要么姓马;你的时间,要么姓张,要么姓张”并不应该是一个有活力的行业应该有的样子;

  科技巨头们理性的选择应该是“拥抱监管,持续创新”,客观地讲,国内科技巨头和国外巨头相比,在底层科技层面的原创贡献是要更少的,之所以成为巨头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背靠着中国这个超级市场。

  因此,国内的巨头某种意义上更多的是“挟市场赚钱”而更少的是“携创新赚钱”,所以,聪明的科技巨头应该以此为契机,真正去钻研一些硬核的前沿技术。

  所以,不要抱怨,有志气就去开发下一代自动驾驶技术、虚拟现实技术、边缘计算技术、芯片制造技术、量子计算技术.....

  1969年,美国政府对IBM发起诉讼,直接原因是IBM的大型机在晶体管领域的市场占有率高达70%,在诉讼过程中,IBM的股价的确徘徊不前,后来,IBM 改变了思路,顺应了反垄断指控的要求,开始主动整改,开放相关技术标准,进入新的市场,股价开始重新起飞;

  1998年,美国政府对微软发起诉讼,这一世纪大案可谓一波三折,微软险遭拆分,一审判决微软一分为二,将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开发彻底分开。

  最终微软和美国司法部达成和解,不再销售同时允许外部公司第三方应用软件参与公平竞争,期间微软股价遭遇重创,但最终凭借云服务重回浪潮之巅;

  2017年,欧盟对谷歌发起反垄断诉讼,几乎与此同时,美国对Facebook发起调查,最终这两家公司都先后交了巨额的罚款终结了反垄断调查,调查期间股价的确波动明显,然而今天回过头看,其股价的中长期走势并没有受到监管的影响。

  这三次历史上最典型的反垄断诉讼,无一例外都对公司短期股价造成了直接打击,但同时也无一例外都没有影响公司估值的长期走向,这些公司的合理价值最终都取决于其自身业务的长期发展。

  因此,以史为鉴,对于国内监管,我们也有一定的理由相信——困难或许是暂时的,前途可能是光明的。

  1990年,著名的”人类基因组“计划(Human Genome Project)启动了,这个雄心勃勃的项目计划用15年的时间破译人类全部基因组。

  2001年2月12日,《科学》和《自然》杂志分别刊登了由六国科学家共同破译绘制的人类基因组草图。

  “19世纪那一百年期间所发生的科技变革,比之前1000年的变化还大,而在20世纪的头二十年期间,我们目睹的科技进步比整个19世纪还多。”

  这背后的深层逻辑是人类的知识有叠加效应,新的理论会指导新的实践,新开发的计算机会辅助人们开发更快的计算机,人类其实每时每刻都站在过去技术巨人的肩膀上继续前进。

  “我们那个年代,这架玩具飞机所用的陀螺仪,太空飞船的工程师们大约要投入1亿美元才能开发出来。”

  注意,这个技术的加速进化的过程是一个客观的过程,它不停歇,不止步,甚至和投资的规模都没有太直接的关系,它由技术发展本身的内在规律决定。

  实物电商占社会零售总额的比例——2020年这个数据为24.9%,未来这个比例增长一倍到50%,合情合理吧,那么仅仅电商这个赛道,就还有极其庞大的增长天花板;

  互联网广告占总体广告的比例——现在是50%,那么,未来占比提升到75%,合情合理吧,那么广告这个盘子就能让行业内众多公司继续享受足够丰厚的回报;

  屏幕分辩率——今天我们主流的高端商用量产屏幕的分辨率也就4K的水平,即3840*2160=约800万像素,那么人眼的像素大概是多少呢?大约相当于5.76亿个像素,因此,要做到全真模拟现实的显示技术就还有非常长的路要走,更何况还要制造出能驱动如此多像素的芯片,同时还需要把它的价格降低到让人买得起的水平;

  入网设备数——在PC时代,接入网络的设备大概为10亿台左右;到了移动时代,这个数据增长到了40亿台左右,而未来发展到物联网时代,不同口径的保守估计为500亿台,支持如此多设备的接入、运行、管理所需要的技术和我们目前的技术相比,又是一段漫长的路。

  我们再看一看其他指标——“全球5G普及率”、“全球智能手机渗透率”甚至“全球电力覆盖率”其实都有很大增长空间,而这些都是未来人类切实的需求;

  是滴,人类在懒这件事上是无止境的,“懒”换一个词我们称之为“舒适”,对它的无限追求让人类技术持续进步。

  一天晚上,我去科技楼听一个小型讲座,这个讲座的主讲人是腾讯的一个团队负责人,年轻、斯文、语气里有少见的自信。

  他的名字我已经全然忘记了,他在讲座中向一张张稚嫩的脸科普互联网各个岗位的是如何协调运作的,那一天我第一次知道了“产品经理”这个岗位。

  “我觉得现在互联网已经阶层固化了,腾讯统治着流量帝国,阿里的电商坚不可摧,百度把持着搜索,各个赛道都有不同的大公司占位,请问后边的创业者如何起来?年轻人的机会在哪里?”

  “只要看一个数据,2010年,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市值加起来大约是美国科技公司加起来的五分之一,而中国经济按照现在的节奏大概率是会达到并超过美国的水平的,那么,中国科技公司合理的市值应该是和美国公司起鼓相当的,现在你知道这里的潜力有多大了吧!”

  没错,这个薪水对于应届毕业生而言毫无疑问是顶薪,很多其他行业的从业者甚至整个职业生涯都不会达到这个水准。

  我在新浪微博的时候,部门的实习生经常就是清华、北大的,他们以极高的热情参与到了日常的项目中,就是为了积累足够的实战经验以便在大四的校园招聘中进入大厂;

  是滴,这个行业依然以极高的待遇吸引着这个国家最优秀的那批年轻人,而他们争先恐后的加入又会继续推动这个滚烫的行业昂扬向前;

  根据 Crunchbase 的数据,2020年全球风险投资总金额达 3,000 亿美元,这个数据是十年前的 5倍;

  据企查查的数据,2021年一季度,腾讯就在投资领域出手103次,即平均每一天就有一家创业公司收到来自腾讯的投资;

  就连桥水基金的瑞达利欧也在顶着西方压力专门撰文为中国科技市场摇旗呐喊,呼吁继续国际资本继续押注中国;

  资本继续选择跟进,他们在极其精明的计算之后依然认为科技行业大概率会继续给他们带来足够丰厚的回报,就像它长久的过去一样。

  事实上,过去十年,美值的很大一部分的增量来自于科技公司FAANG(Facebook、Apple、Amazon、Netflix、Google),同样国内港值的很大一部分增量也来自腾讯等中国互联网公司。

  有一句话说的好——“人生发财靠康波”,康波是苏联经济学家康德拉季耶夫1925年提出的周期波动概念。

  这句话的意思是需要抓住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周期上升机遇,要知道互联网简直就是一个康波制造机,在它诞生的不到30年的时间里一波接一波,而接下来这个过程毫无悬念的还会继续。

  《三体》小说中,刘慈欣提出了一个“思想钢印”的概念,它是一台机器,可以给某个人的大脑中植入设定的命题,植入后人会对该命题深信不疑、异常坚定,即便是“水是有毒的”这样的信念。

  如果没有这样的思想钢印,任何行业的风吹草动都会让人选择怀疑这个行业,而从技术发展的客观范式讲,这种怀疑极大概率是错的。

  “互联网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在它的推动下,整个人类社会都变成了一个妙趣无穷的实验室。不管已经出现了多少大公司,人类依然处在互联网时代的黎明时分,微微的晨光还照不亮太远的路。”

  作者简介:卫夕,公众号“卫夕指北”出品人,科技专栏作者,专写长文,专注剖析互联网及社会科学的底层逻辑;不关注这个账号,你都不知道你会错过神马!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近日广东,女子以为儿子偷钱请女生吃饭,打了女生并往身上浇了一杯奶茶,拍摄者:女生和她姐妹自己买的单